Banner
首页 > 行业知识 > 内容

人间草木之麦冬草

“一园中有几棵梅树,树下的书带草,茂盛得仿佛是一亩一亩的,没地方长,只能堆着长,竟抱成了团,仿佛绿油油的仓库。”读诗人车前子《怡园》中这段文字时候,我就想,书带草,我要找到它!

  昨天,我看见家门口,那片麦冬抽出紫色花穗,蓝牵牛的藤蔓在麦冬丛里肆意缠绕。于是,我就到附近的荒野折来几根荻荻桔,缠着蓝天和我一起给牵牛秧扎篱笆架子。扎到后几根荻桔时,没有绳子了。我欲要回到楼上找绳子,蓝天指着眼下大片蓬勃的麦冬说:“这有现成的天然绳子!”他说着就去薅麦冬的叶子。麦冬的叶子似韭,纤细狭长,柔韧如麻。

  一撮绿色修长的麦冬叶子分成两股,在蓝天手里交叉揉搓,蓝天的掌心弥漫出一缕缕好闻的青草香。只是头顶一朵白云飘到不远处香樟树梢的功夫,一条长度适中的麻花绳子搓好。我简直是对蓝天刮目相看了,多有头脑啊,用草叶搓绳子,真艺术!我和蓝天都蹲在柔软的麦冬草丛里,我在篱笆这面,他在篱笆那面,我掌着篱笆,他用麦冬搓的绳子扎篱笆,有凉意的风从篱笆那面吹到这面,这面的阳光从篱笆缝隙透到那面。

  他一边扎,一边笑话我:“你自认为自己多懂花草,多爱大自然,你知道麦冬还有一个名字叫书带草吗?”我一惊,爽当坐在柔软的麦冬草丛里,原来我梦中的书带草就是随处都有的麦冬,普通再普通的草,只是我不认识她。认识麦冬就是书带草,就像明白幸福是什么?看着蓝天默不做声的扎着篱笆,空气里流转着青草香,原来我们一生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去追求的幸福,就是这两个人能够在一起扎篱笆种花。

  麦冬草是文人墨客笔下楚楚有致的美人——书带草。古人刘康成,用书带草编绳子捆书,爱书的穷秀才用她编蓑衣保护长途中书籍免遭大雨淋湿,那些园林设计者,总是把书带草植于园中补白。

  李白歌咏:“书带留青草,琴堂幕素尘。”而书带草在我心里像个淳朴娴静的村姑,浑身散发着我喜欢的泥土和乡野的味道。小时候我用她编过戒指,现在我多想再用书带草编一枚戒指,应该是比金子还珍贵的戒指。只是我摆弄着这熟悉的叶子,怎么也不会编出草戒指来。

  书带草是有书香墨气的,也是古雅美丽的,更是我心中温暖的麦冬。

  初期我叫麦冬兰花草,你看她的花多有兰的气质呀,但没有兰的娇气。一小朵一小朵的碎花卷着细瓣,抱紧,排列成穗儿。

  那紫,是淡淡的,再淡淡的,安静的散落在树行,路边,石阶下······我走过的地方都有她的陪伴。

  在风轻云淡的清晨,匆匆的走着,走着,无意识的一低头,就看见小树行里,呼啦啦冒出许多麦冬草的花箭来,雨后春笋般气势浩荡。我会停下脚步细瞅那些淡紫淡紫的花穗,修长的花穗底端已经开出三两朵细俏的花,鹅黄的蕊,淡紫的瓣瓣,那么小那么的可爱,那么多的花骨朵井然有序的排列,成了一个浩荡的花开团队。她们每一朵花都很恬淡安静,从花穗低端一朵接着一朵慢慢地慢慢地吐珠泻玉,开开谢谢。

  那慢里有很多时光的故事,有一片樟树叶子,从枝头飘落到冬麦草丛,和一穗淡紫的花相遇;有一只雨后的蝉躲在草叶尖晾晒羽翼;有小蚂蚁在花叶上跑步;有一对恋爱的蝴蝶在花叶间飞来飞去;有风吹来,细小细小的花瓣瓣落下来;有我每天从她花影里行走的脚步声······就这样慢慢的开,从夏开到秋,开出淡紫色花穗的森林,绵密,细致,扎实而优雅!我知道麦冬的花看似不经意的开,是经历了风霜雪雨中碧绿不凋谢的坚持和努力。

  在萧条的暮秋我看见过樟树林间,一群穿着朴素洁净的中年村妇,有麦冬花一样淳朴的气质。她们提着小巧的竹篮子,平底布鞋踩着油绿柔软的麦冬草,说说笑笑,憨态温厚的姿态,弓着微胖的腰采麦冬果。